接續上一篇......

收拾好麗真所買的草莓及果醬已近中午,接下來即是午餐時間。沒料到鎮宇帶著我們一路往南,為吃一餐飯竟從苗栗大湖來到了台中東勢,這才明白今天除了摘草莓之外他還安排了其它的節目。

小瓢蟲休閒農場

先在東勢的「石圍牆酒莊」吃了一餐可口的客家料理,同桌吃飯的還有一位永豐餘生技的友人---「晉福田有機香料農莊」的主人許晉田先生(夫婦),下午就是要到他那去參觀,不過吃過飯先要去拜訪這家餐廳主人所經營的「小瓢蟲休閒農場」。小瓢蟲?是那嬌小可愛、身體圓滾滾的、橙紅色翅膀上長有斑點的Ladybugs?太好了,我喜歡,我摸摸身上的相機!


「石圍牆酒莊」和「小瓢蟲休閒農場」兩地相距不遠。下了車,橫過馬路,先沿著橘子園走一小段路之後就會看到一棵老龍眼樹,樹底下有塊刻有「小瓢蟲」字樣的巨石碑,這就是農場主人巫建旺的小世界。



過了石碑,才算正式進入農場,映入眼簾的是一畦畦梯田狀的菜圃,菜圃裡種滿了當季的蔬菜,大片的綠色讓農場看起來生意盎然。



在綠色的菜畦裡不難發現每顆蔬菜之間多多少少都會長些雜草,而就在這些雜草和蔬菜之間更可發現許多小生物,如蝴蝶、毛蟲、蚱蜢等生長其間。



但我心有所繫,我四處東張西望搜尋我心愛的小瓢蟲,但令人失望,我居然無法在小瓢蟲農場中找到任何一隻小瓢蟲,只看到一隻不知名的、綠色的硬翅蟲蟲停歇在紫白色的百香果花上。


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的許(晉田)太太告訴我說:「看不到瓢蟲很可能是因為這園子裡沒有蚜蟲,因為你所描述的六星瓢蟲或七星瓢蟲是專吃蚜蟲維生的。」透過她進一步的說明我才明白大自然裡螞蟻、蚜蟲和瓢蟲之間有趣的三角關係。


小瓢蟲農場多半採取露天的「自然農法」的栽培方式,讓蔬菜與大自然直接接觸,蔬菜難免坑坑疤疤。


巫建旺在30年的農作經驗中已走過19年的有機栽培歲月,他認為成敗的關鍵在於心態,如果心態不調整就會覺得全世界都在與他作對,雜草、氣候、昆蟲通通跟人過不去,要如何化對立為共生?這才是有機業者應當思考的問題。仔細想想,昆蟲和人一樣有生存的權利,到底是蟲搶了我們的菜吃,還是我們在搶蟲的菜?這是一個足堪玩味的好問題。


巫先生一邊解說一邊帶領我們穿過菜圃,來到一棵大樹底下,這是一棵已經350歲的大芒果樹,儘管年歲這麼大依舊綠意盎然更顯得老當益壯。



老芒果樹的樹蔭下有一座木頭搭建的觀景台,大家就坐在那聽風趣的巫前輩介紹19年來小瓢蟲農場經營的歷程和他有機的理念。


巫前輩是台灣有機農業的先鋒,有說不盡的故事,民國85年漢聲雜誌就曾專題報導過那時台灣才剛起步的有機蔬菜栽種和自然農法的狀況,所專訪的對象就是巫前輩的小瓢蟲農場。巫先生說:「我所採用的方法全是依照我阿媽教我的方式,後來才知道那叫作有機!」。小瓢蟲是第一個通過MOA認證的有機農場,目前在全省擁有為數眾多的會員,每週一的宅配,可直接提供200多個家庭營養健康的蔬食。巫前輩說了很多,我無法全記下來,但有句話,我想,堪足代表他整個的思維理念,他說過:「種一畦蔬菜,還大地一畦淨土!」這十幾年來,他身體力行,充分做到了一個地球人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晉福田有機香料農莊

拜別巫先生的小瓢蟲農場後,接著就由許晉田先生接手帶路,他將帶我們到他的有機香料農莊。在車上,麗真提醒我說:「這一陣子你每天早上用來塗抹土司,被你讚不絕口的 “玫瑰花瓣果醬” 就是來自晉福田的產物。」真的嗎?我相當意外,那罐迷人的果醬的確令我印象深刻,只是沒想到今天居然有機會走入這果醬的產地。


這具豎立在停車場邊上漂亮的信箱即是門牌也是路標,告訴來訪的客人“晉福田” 到了。就連這個信箱,都是阿田親手做的,從發想構思、木料的選用、動手鋸釘油漆,皆一手包辦,顯示出阿田是個崇尚雙手萬能又具創意的人。



和早上去過的「湖丘有機農場」一般,晉福田也是深藏在山坳裡。
長長的兩排檳榔樹引領我們來到一棟磚牆瓦舍,這是阿田夫婦和他們小寶貝的家。


山坡地上盡被各式各樣可供食用的香草植物所覆蓋,許多不同顏色的花朵正在各個角落綻放,阿田將這農莊裝點得就像是座花園一般。一群異常興奮的女生再加上一隻友善的黑色土狗在花叢間鑽來鑽去,讓這偏遠的天地裡頓時熱鬧起來。


剛剛才認識的許先生謙虛地要大家叫他阿田,他是個皮膚黝黑、親切、開朗、笑口常開的農夫,在他身邊的太太懷抱著年幼的寶貝也幫忙著招呼我們。


進到香料園子裡,第一個映入我眼簾的即是好幾株艷紅的玫瑰,我將鼻子湊近去聞,那熟悉的味道,我十分肯定我所吃的 “玫瑰花瓣果醬” 應該就是由這玫瑰所釀製而成的。



盛開的蜀葵,密密麻麻地布滿亮麗的花朵,修長的花柱獲得「一丈紅」之美名。



阿田帶領著大家來認識他園子裡種的各種香草,園內大都數的植物都具備兩種功能:一是觀賞,二為食用,園區內香草植物種類繁多,叫人目不暇給也考驗眾人的記憶力。所不同的是這些看似通俗平凡的花草在阿田的解說下那些鮮為人知的藥理特質一一浮現,顯然都潛藏著不凡的經濟價值。



這兒有薄荷、紫色的鼠尾草Sage、迷迭香Rosemary、百里香Thyme,使我想起了一首老歌:
Simon & Garfunkel (賽門 & 葛芬柯) 的 Scarborough fair。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你正要去史卡博羅市集嗎?
香菜、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請代我向住在那兒的她問候
她曾是我的摯愛


撥開枝葉蔓藤,阿田指著一株草本植物問大家:「有誰知道這是什麼?」我靠過去一看,一粒粒膨脹起來的果實酷似一盞盞的小燈籠,對它我一無所悉,只有搔頭皮的份!


阿田解釋,這叫 “苦蘵”,那一盞盞的燈籠是苦蘵的果萼。
大家都不認得 蘵 這個字,同行的瑞真立刻用手機上網查尋是否真有其字,有耶!而且唸作 ㄓˊ。



成熟的苦蘵果實擁有黃綠色的外皮,阿田鼓勵每一個人去摘一粒成熟的果實並撥開來看看!



藏於果萼內的是橙黃的漿果,可直接生食,我大膽的咬下去,酸酸甜甜,頗不錯的。
阿田還教我們玩個小遊戲,要我們把苦蘵膨膨的果實,放在手掌心,兩掌再用力相互拍擊,比賽看誰發出的聲音最大,挺有趣的!
(我從維基百科節錄一段與苦蘵有關的資訊:苦蘵,又可稱作炮仔燈、天泡子、天泡草、黃姑娘、小酸漿、朴朴草、打額泡,為茄科酸漿屬的一種植物。另外,也有別的網站稱呼它作「博仔草」,這名字挺傳神的。)



一朵金盞花上的小蜘蛛。



沒在小瓢蟲休閒農場找到瓢蟲,在這裡倒看到兩隻 “擬似” 瓢蟲的蟲蟲。



身為MOA講師的阿田,做過無數場的講座,說起他的田園、他一手栽培的植物花草自然引人入勝,大家聽得津津有味。



奶薊,阿田說它是 “保肝” 草藥的第一名。



具水果清香的洋甘菊。



我站在一叢
“芳香萬壽菊” 旁,雙手像袖扇般一再的拂掠過花叢頂,一再的將花的香氣扇到我的鼻前,那濃郁甜美的水果香,顛覆了我對萬壽菊原有的刻板印象,它不再是印象中的「惡臭萬壽菊」了。


曬乾了的芳香萬壽菊,依舊香氣十足。



沒想到常見的金蓮花竟也是一種可食用的植物。



乾燥了的金蓮花裝在白瓷缽子裡,不失其原有的淡雅。



曬乾了的龍眼花。



在一棵大樹下,阿田太太早就為我們準備好了爐火、開水、杯具,大家圍著一個長桌,由阿田親自為我們泡茶,我們在這裡嘗了萬壽菊、金蓮花、洋甘菊等。


正當大伙沉醉在一杯杯的花茶香時我卻有一些感觸。今天,一共參觀了三處農場,不論是種草莓的、種蔬菜的或是種香草的,他們都有些共通之處:都是勤奮殷實的農夫、對 “土地認同” 都有極強烈的使命感、大致都是夫妻兩人守著面積不大的農地、以及農地裡所生產的都是經過認證的有機食品。


阿田說:有不少的消費者在默默的支持我們,我們將以最好的品質來回饋他們!


從他們耕作的形態看來都符合「有機小農」的定義,他們不但是小農而且是極為用心的小農,鎮宇所挑選的這三家農場,並非特例,在台灣的各個角落裡存在著無數這類的有機小農。“有機” 已不用再多解釋,但什麼是 “小農” 呢?就是自有土地少(可能不足一甲地)、沒有龐大的資金也沒太多的社會資源。但是用心、苦幹的小農們,並沒有因此而能獲得一份穩定的收入,仍然常為銷售收成的作物而傷透腦筋。

同伴之中有人曾在園區巡禮的時候向阿田提問:晉福田的收入好嗎?阿田緬腆地回答:「結果不重要,種植的過程才重要,尤其現在有了小baby,一定要給小孩留下一片淨土,雖然困難重重,但會更加堅持。」聽了這番話心裡有些慼慼然,我相信
現場的每一位伙伴鮮少不被感動的。


阿田的心聲:我需要穩定可靠的銷售通路,不求大富大貴,只求自給自足三餐能夠溫飽,這樣就夠了。


阿田雖然沒說出口,卻很容易觀察得出來:他們夫妻倆,當然也包括其他的小農,他們是辛苦的。有機小農守著一小塊地,且常為了避開汙染而遷居深山,又因為人力少、資本小,所種植的作物種類少,產量自然也跟著少。產量也因為不使用化學藥劑而不穩定,
收成率往往不到別人的一半,而且,也因為所生產的又多為生鮮食品,多半不能長久儲存,無法成為一項可以上架的商品。多樣性少、產量與穩定性低,是共通的特質,也是導致行銷通路困難的根本因素。

我們能幫忙做什麼呢?

這一整天,我有幸隨著永豐餘生技走了一趟有機之旅,有機會認識這些小農是如何為消費者生產出更好品質的食物,尤其他們對待環境、對待土地的用心更是令人心存感激,他們確實是大地與人們健康的守護者。但我也從中體認到小農們的辛苦,他們的產品品質雖然優良,但價格在市場上卻不具競爭力,不知有多少小農在行銷的通路上正辛苦地掙扎?作為一個消費者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呢?除了向朋友推薦誰家的有機米好吃、誰家的有機蔬菜安全可靠、或經常到農夫市集(farmer’s market)逛逛用行動去支持他們之外,還能做什麼呢?我轉頭問麗真:介於消費者與食材生產者之間的永豐餘生技能為他們做什麼?身為通路之一,一向高舉有機大擘,也是市場龍頭的永豐餘生技,似乎,擁有更多的力量來幫助他們。
永豐餘生技能幫他們做些什麼呢?麗真陷入長思……



晉福田有機香料農莊
http://tw.myblog.yahoo.com/organic2011-farmer/profile


全站熱搜

mik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